長弧。過時寫手。
偶爾更【無關緊要】跟Creep。
努力活在QQ裡。(??
想擴充的話歡迎私聊。
頭貼是神仙御姐姐 @普雷尔 畫的嗚嗚嗚我永遠喜歡她!
電腦版的話,旁邊的「目錄」是自我介紹也是文章目錄唷。
https://peing.net/zh-TW/2001_mernake
提問箱...不看看嗎?(貼著可憐巴巴的眼神的紙條
 

【Hypo】【互動】與blindtale

這個AU真的好可愛,巨推!
我完全寫不出她們的可愛…(Prprprpr

Hypocrite! Frisk:

「唔喔——」
猝不及防的被一顆小石頭絆倒,盲杖從手裡脫離,Frisk瞪大眼睛,一片黑暗傳來極快的下墜感,她看著Chara焦急的飛到她面前,然後——
極度冰冷的不適感從指尖蔓延到全身,雞皮疙瘩冒起,Frisk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先被膝蓋碰地的疼痛感拉回神智。
「喂喂,妳還好吧?!」
旁邊Chara不安的伏在一旁詢問,Frisk搖了搖頭,半是呻吟半是埋怨:「哇,穿過鬼魂的感覺好不舒服啊。」
誰知道Chara反而露出了一臉奇怪的表情。
「說什麼啊?」說著,鬼魂抬手輕觸她的夥伴:「妳是沒辦法感覺到我的好嗎?」
她直白的提醒讓Frisk臉色一白。
那剛剛她碰到的是什——


「初次見面,兩位。」
微涼的聲線突然的出現,Frisk可以看見Chara很明顯的被嚇了一跳,她抬起頭,看到一個靈魂,跟自己的相同的正心型,但是其上的紅色斑駁殘缺,以那顆靈魂的位置來看,對方也比自己高了一點點而已。
…莫名熟悉的聲音。
「妳,看得到我?」旁邊的Chara警惕的出聲,Frisk這才意識到剛剛對方的用詞。
頓了頓,對方似乎在查看什麼:「是的,這位可愛的Chara小姐,基本上只要妳不是被幻想出來的,我就看得到妳。」
突然被報出了名字讓人類組皆是一愣,Frisk抬眼看向身邊的Chara,Chara朝她微微的搖了搖頭,表示她也不認識這個人。
「看來兩位是因為意外來到這裡的…我是Hypocrite,」對方似乎咽下了什麼說詞:「叫我Hypo就好了。」
「…Hypocrite(偽君子)?」Frisk狐疑的重複,困惑於不只是對方的名字,還有對方給自己的莫名親和感。
那顆靈魂放低了位置,似乎是在她面前蹲下了:「會痛嗎?」說著,對方似乎要輕輕拉起她的手:「先站起來吧。」
原本想要拒絕的,但Frisk還是先遲疑的隨著對方的幫助起身:「…謝謝,我的盲杖呢?」
自稱是Hypo的人手心偏涼,她似乎尋找了一下,隨後把盲杖交給她:「在這裡。」
旁邊的Chara發出了奇怪的聲音,轉頭去看,對方捂住嘴一臉驚訝的表情,在她看過來的時候僵硬的笑了笑。
Hypo鬆開了手,再次開口時語氣柔軟了一些:「…所以,妳看不見?」
但是Frisk同時也冷下了表情:「如果妳是要同情我的話,就免了吧。」
「…同情。」這句話輕的快要聽不見,隱隱約約聽到了對方的一聲輕笑,Frisk惱怒的想要開罵,卻又聽見對方再次說:「妳誤會了,我只是想,我可以恢復妳的視力。」
「真的!?」
「…我不相信妳。」Chara擋到了Frisk身前,阻攔下了Frisk興奮的步伐:「從一開始妳就很詭異,莫名的好心…太詭異了。」
Hypo沉默了數秒,似乎在思考什麼。
「我沒有辦法對我的行為作出解釋,因為,那需要花太多時間。」Hypo輕笑,隨即在Chara的阻撓中似乎探過身來,Frisk感受到有什麼東西附上自己的眼睛。
她嚇了一跳,猛地就想要退後,可是卻感覺被強制的停留在原地,紅色的靈魂浮出胸口,甚至變成藍色。
那個覆在她眼睛上的東西——大概是手緩緩的上移,Frisk可以感受到眼前的黑色出現了微妙的變化,然後…


「…Chara?」
穿著綠黃色條紋衫的Chara,氣鼓鼓的嘗試阻撓著另一個人,而另外一人則是披著一件過大的藍色外套、戴著紅色領巾,就在不遠處的金色眼瞳裡寫滿零散的數據,幾滴汗從頰邊滑下,對上Frisk呆愣的視線的同時扯了扯嘴角。
「我、我看的見了!!!」
「欸欸欸欸?!」


經過Hypo簡短的解釋,大概就是她們意外的跑到了Hypo的空間裡,而在這個世界裡Hypo有很大的權力。
「所以,其實我們才是不速之客啊…真是抱歉。」
「不用,我很歡迎有客人的。」
看遍了所有顏色的Frisk依舊止不住興奮,她看了看鋪滿白雪的地面,又看看正在啃巧克力的Chara,最後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把視線定在身邊面無表情的Hypo身上:「對了!那Hypo妳可以幫我變出我朋友的樣子嗎?」
「妳說說看?」
Frisk興奮的比劃了起來:「Toriel!是一個羊型怪物,是女性,很高,然後…」
Hypo的表情似乎出現了細微的變動,但她還是保持著原先的面無表情靜靜地聽完了Frisk的敘述,隨後似乎是有些難過的拍了拍她的腦袋:「抱歉,好像不太行。」
Frisk有些懊喪的垂下了腦袋,但隨後還是一臉開心的抬起了頭:「沒關係!妳已經讓我看到很多東西了!我很滿足!」
Hypo愣了愣,隨後露出笑容:「那就好,」她站起身:「兩位也已經逗留甚久了,現在,不如我就把妳們兩位送回去吧。」


於是她帶著兩位慢慢的走到了最初她們相遇的、森林中鋪滿雪的小徑上。
「謝謝妳Hypo,」Frisk首先道謝:「可以看見真的是太棒了!」
Chara也滿足的拍了拍裝滿「鬼魂專用巧克力」的口袋:「這些巧克力我會慢慢吃的。」
「我覺得妳五分鐘就會吃光了。」
「不行嗎?」
Hypo勾了勾唇,隨後睜開眼,金色的眼底再次充滿了數據在其中流竄,一個黑色的洞劃破空氣出現在他們面前。
「走進去就可以了,沒過多久就可以看到一模一樣的場景,那就是妳們的世界了。」
Frisk給了Hypo一個擁抱。
Chara也給了,久違的觸碰她不討厭。
「「再見!」」
她們朝Hypo揮了揮手。
那個異世界的人類露出了笑容。
「再見。」
Hypocrite! Frisk於是再次闔上了傳送口。


Frisk在黑暗中走著,看的見之後,就連這樣沒有意義的黑暗都顯得不一樣,再看看身邊的Chara,她感覺到充滿決心。
但她沒有注意到,她的視力在逐漸歸零。
兩位人類都沒有注意到,她們對於剛剛發生的一切正在極快的忘記———


「唔喔——」
猝不及防的被一顆小石頭絆倒,盲杖從手裡脫離,Frisk瞪大眼睛,一片黑暗傳來極快的下墜感,她看著Chara焦急的飛到她面前,但是依舊穿透了其透明的身軀,直接給了大地一個寬容的擁抱。
「喂喂,妳還好吧?!」
Frisk搖了搖頭,而Chara則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:「妳怎麼這麼迷糊,短時間內跌兩次…嗯?」
一向激靈的幽靈因為一種微妙的異樣感而停了下來,她看了眼同樣Frisk,對方正呲牙咧嘴的坐起身來:「Chara,妳有看到我的盲杖嗎?」
「啊,有…嗯?」Chara正要指引就又遲疑的停了下來,Frisk奇怪的挑了挑眉:「怎麼了Chara?」
Chara眨了眨眼:「妳…有兩根盲杖嗎?」
「什麼?沒有,我怎麼可能有兩根盲杖。」
說著,Frisk將視線定焦在Chara身上,不熟悉的色彩一閃而過,她沒來得及抓住。
…感覺Chara身上穿的條紋衣,應該是很明亮的顏色呢。
「是很明亮的顏色,妳怎麼知道的?」
「啊?」Frisk愣了愣,隨即反應過來:「我也不知道。」


莫名的覺得好像忘了什麼。
但是他們都想不起來。


「欸欸?是巧克力呢!」


Hypo獨自看著剛剛兩位人類消失的地方。
隨後一聲輕笑:「是不知道AU的存在呢,好可愛的人類組啊。」她抬手捂上自己的眼睛,試圖想像自己面前一片黑暗的感覺:「唔嗯,真是辛苦吶。」


※讓Frisk體驗一下世界的美好。(你滾
※算是Hypo力所能及的完成了她們的心願吧,我根本寫不出他們的可愛啊…
※加了一點Hypo的細節嗯。
※於是心虛的  @白痴虫豸
※但是因為她們不知道AU的存在,所以Hypo既不想說出她也是Frisk,也不想影響她們世界的走向,所以格式化了她給予Frisk的視力還有他們的記憶。
※親媽請收!欠超級久的互動,寫的渣渣的。

评论(4)
热度(19)
  1. 白痴虫豸Hypocrite! Frisk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我原地爆炸螺旋升天冲出大气层冲出宇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太棒了!!!!
  2. 水星蛇Hypocrite! Frisk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這個AU真的好可愛,巨推!我完全寫不出她們的可愛…(Prprprpr
© 水星蛇 | Powered by LOFTER